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律师事务所】
┝ 长沙律师事务所
【长沙合同债务律师】
┝ 合同债务
【长沙律师文集】
┝ 律师文集
【长沙律师在线咨询】
┝ 律师在线咨询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文化大革命之后最大的高官落马
 律师网站多了,相互转载多了,网络侵权怎么办?
 一起婚约财产案件的代理词
 请求解决邵东仙槎桥“12.14”爆炸案的报告
 外甥借款不还 舅舅依法维权
 怎么删除银行征信系统不良记录案的代理词
 逾期一天还款担保公司欲扣3万元保证金是否合理?
 一例典型的故意杀人罪的法律意见书
 收到货款不发货反告合同对方欠己钱
 论房地产中公示、听证程序亟待规范的方法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律师事务所长沙律师事务所 → 录音整理范本(四个人对话录音)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录音整理范本(四个人对话录音)
来源: 郑贴侨 作者:未知 发表日期: 2018-02-13 12:03:23 阅读次数: 183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唐某善陈某君雷某屛姜某雄李宇春的谈话录音

 

录制时间:2013年7月14号9点到9点20分

录制地点:在新宁县县城小百花酒店

录制时长:20分钟

录制内容: 唐某善陈某君雷某屛姜某雄李宇春的谈话录音

   录制人员:李宇春

   录制工具:华为手机录音器

 

整理概述:去除开机前没有具体内容的部分开始整理,去除后面没有实际内容的部分,将中间说到该案事情的内容整理如下。因为部分口音是乡音,无法和普通话对应,整理时候改成普通话的意思,请对照录音理解说话的内容。

李宇春:他打电话给你没?没打,没打可能没来。

唐某善:反正这个莫讲了,这把帐算给你们总公司通过邮寄包括邵阳工程建筑公司,我说现在怎么办,他怎么答复的,他和我那个朋友他这么说的,我没关系,我可以把财产转出去。你去告,他是这么讲的。

李宇春:他这么讲是实。

唐某善:那我现在资金不足来,没办法去搞来,他是这么给我答复,既然这样可以,我跟邵阳公司打了好几次。

陈某君:你打我电话,我都不讲。

唐某善:不说这一次咯,反正他打了好多次,是不是,以前的事。

陈某君:唐总。

唐某善:是,听我慢点讲咯,以前的事,现在也是被逼无耐,邵阳的那个岳总,他到永州去了,他跟我说了,他那个人怎么回事,他得尿毒症,他跟他慢慢点讲,他把衣服一脱,身上到处是吸毒那样的,身上到处是针孔,他说得了尿毒症,可能活不了多久,说的那样的难活了,搞得我实在没办法,他那天到我那里,我说欠你多少钱你算我签个字,他还有个法院测定会在那里,他也怕来,是不是,我想,我说欠款条你写好,就是20多万30万来。

李宇春:20多万。

唐某善:20多他那里22万吧。

李宇春:那么欠什么你去说,不要搞的这样。

唐某善:……我从去年开始就叫你们把帐算一下,反正你们搞来搞去就没搞过事,你反正就是一句话,钱没拿到给你搞的有什么意义,没什么事,但我这个必须要钱来解决问题来,你晓得来,我老弟都搞到那里面去了,我都不讲什么了,需要钱来打点一下,日子好过点,这个东西我也不怪你们,是不是。

李宇春春:不怪你,你能今天来,我们从心里感谢你,你把我们当兄弟你就来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对不对,你给我电话我电话都没打你说你要想好,不要把事情搞的……你说是吧。

唐某善:这个事情,我到法院去搞了以后,外面有很多朋友也是支持我这么搞,我都一直压着没搞,就是从去年12月以后,反正都是隔岸看火的,你去搞啊,都是这么搞,我一直都没有去想那个事,现在别人在劲到的催催催得我确定蛮烦。

李宇春:这个东西我不怪你,但是,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我们还是要协商了。

唐某善:协商同意,协商啊,我又不是不同意,就是合同算起那个账。

李宇春:我知道咯,按那个合同没说的咯。

唐某善:那个没什么说的咯,1是1,2是2。

李宇春:我们把所有的帐目算下,有300多万,你说你心里过意的去不?你自己摸良心说这个话咯,不是说兄弟咯,做为一般朋友你想一想,为了这个事情,外架这一块我自己算了一下就有300多万元钱。

唐某善:这个我一直说到的,到我手里的就140多万啊。

陈某君:有160多万了,我算了一下有161万多。

唐某善:有单据吗。

陈某君:全部开了单的。

李宇春:你说我说,既然要打官司我也是做了准备。我跟你说实话,怪财务,我们这边叫雷某屛把这数,这个事怪我也怪雷某屛,我们2个一直在沟通来,打电话说是吧,每一次我都是同样的话题,第一个,我还没拿到钱,第2个,你过来和雷某屛把帐算一下,到底我欠你多少钱按我们说的,打个条子给你,是吧,我说了没有,是吧,我说了没有,当初我是这样说的吧,或者是有钱先给钱,我那个承诺书写给你你接到没有,还是上面我写的很清楚的,把帐算清楚,我现在没钱,我没收到甲方的钱,收到以后就付给你是不,这个东西有依据在那里的。

唐某善:那个说的没什么用来空话。

李宇春:但是既然来了,我们还是说这个话。

唐某善:那就没有办法了。

李宇春:我跟你说,你自己可能也没算数,所以你说姜总说你今天晚上来明天要走的话,我说你明天最好请一天假,和雷某屛把外架这一块做一个总结,把那个结算单全部算出来多少钱,我们就可以拿着你这个单,我们到底欠你多少钱,我们协商好,我就拿到项目部去问他要,就是第一时间把这个钱送给你,如果说你们不答应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承诺,我们去和他们打官司。

唐某善:那还不是一样。

陈某君:那钱就不要你出了啊。

李宇春:所以兄弟,我们之间那个数要结清是吧,1是1,2是2。

唐某善:我跟你说现在这么一搞。

李宇春:这么一搞,你外架这个东西你外架欠多少钱我心里非常清楚,你欠他们多少钱我心里非常清楚的,一个是岳总说不说了,那怕是吸毒、尿毒症也好,你可以把那个包袱给我,我可以帮你摆平岳总,因为你说的岳总叫他的一个朋友到我这里来收钱,你相不相信我的钱可以不付给岳总可以付给他,我跟你说过一次吧。

唐某善:那个是他的一个亲戚我告诉你。

李宇春:是他的亲戚而且是非常亲的亲戚告诉你,黄辉民卖牛肉粉的那个。

陈某君:黄辉民。

李宇春:黄辉民派了一个小老弟也是我的小老弟,他是这样说的,他说这个钱为什么多少钱,我都知道,他是这么说的,他说找你,你相不相信,他是怎么讲话的。

唐某善:你说你又不欠他的钱,你叫他来找我。

李宇春:我们跟他没说过,没见过面,从来没见过,我那个老弟跟我讲了一次,他说:“哥啊,你只要拿到钱把他15万我给你摆平,我讲我晓得,我总共欠他多少钱,他说总共欠他22万多块钱,这个东西我们都有数的,给他这么多看他耐的活不,他那个钱你答应全部给他是不。

唐某善:全部给他。

李宇春:他把事情做的有点老。

唐某善:你是说?

李宇春:岳总。

唐某善:什么时候。

李宇春:去年过年之前。

陈某君:去年到我们工地上,黄辉民打电话给我们的。

李宇春:……黄辉民,说了一个,那人是混黑社会的,他以为是在瓣宁混黑社会的,就过来收这个钱,谁知道那个黑社会的人是我的小弟或者说是我的朋友,他过来跟我说的。

陈某君:唐总最好,你过来把帐清一下,是多少就是多少

李宇春:1是1,2是2按照我们说的,我也不给你吃亏,我也答应你是我们一句话,那次我们项目部也说了,你欠多少是多少,我们帮你们付,给你适当加点管理费你说是吧,这个东西我们说了1是1,2是2,你说是不

雷:唐总,上次我们就是这样谈的

李宇春:你这个来我们也是这样说,你说要打官司,你说加起来有230多万是有道理的,按那个0.15元每平方算的那我也会算了,差不多一个月14万多,现在超过17、8个月,你说要不要那么多钱

山:我打电话给雷某屛叫他和我弟弟算帐

李宇春:……我也着急了,但是我们,唐总我跟你说,我们当时在项目部有没有一个口头协议?我是说包你不亏,你欠的那么多租金我们付,我们承担,你说答应没有当着我们的面你说你答应没有。

山:你们开始说每个月付

山:付个鬼啊

李宇春:付了,你说你答应没有,兄弟你说句话咯当着我们的面,为了这个东西你不答应的话,不答应,我们最后还是通过了解谈出来的,这个我们说了算,你说是吧,你如果按照合同算肯定是我也付不起,你算的那是废纸,加上那个利息我们那个工程款没有拖欠你的,也不要计利息,我告诉你,你的工程款我们早就付给你了,还超出给你了,你去算一下咯,也许你没有算数,所以明天你留下来算一下跟雷某屛,你总是打电话给我说你要多少钱,我又没达到你跟他算清楚是多少就是多少来,你说我要1百万要1百几十万我从来没表过态吧。

山:……

陈某君:是多少你要算清楚

李宇春:我跟他说你钱多了,要你抽时间跟雷某屛算,你来个没有,那次来了打个招呼就走了,又没算,你既然说明天休息一天没事的了,你请个假,把这个数算出来,唐总,还是那句话我们是朋友,不说是亲兄弟咯,也是3年啊,是朋友你说是不是,既然是朋友我们1是1,说2就是2,我们当时为了这个事情工程部,项目部就是为了租金的事你是表了态的,就是为了外架这块不是按照那个算0.15元,不是那么算,就是按租金算,我们,我们多算点给你加点管理费,不让一会儿吃亏,你是答应的,唐总你说是不是,唉,兄弟,你要这样我们就是1是1,2是2,我每次在电话就没说过不给你算,每次都说,你跟雷某屛算,但是雷某屛没算出来,就是我在你这里算了也要你过来对你说是不是,你是负责那个的。

雷某屛:不可能和个人算了。

春:你最好……

山:我每次都说跟我弟弟对一下就可以了

李宇春:这个事必须要你过来,你非常清楚我们现在是什么局面

陈某君

雷某屛

山:这边的事基本是我弟弟管了,你说是不是

李宇春:那个你要来啊,要你认帐的的东西你弟弟算了你不认帐,我们就是算了打个电话给你,你说错了,不是姥那么多,还是要你过来了,你说是不是。

山:那我肯定过来了,对一下就可以了。

姜:我的意思,还是我们以前讲的,可以就给你算帐按0.15不要算了,难算,按我们以前的你同意吗?同意就那样算,你还有什么意思。

李宇春:算的话就按照我们的口头协议把他算出来差好多我们补给你,我们没的凑钱也给你。

陈某君:我们没的凑钱也给你

李宇春:我就当打牌输了这点钱

陈某君:唐总我们还是电话里讲的那个话,假如到时没钱我们几个就是凑钱也凑起,你晓的我们的情况下……

李宇春:搞到这时候,你也有责任的,为什么了?你一直没过来跟我们算,我每次打电话叫你过来算,告诉你。

唐某善:我跟我弟弟说到他把数对起,我弟弟一直都在工地,我打了电话蛮多次

李宇春:你晓的情况,我们晓的的

唐某善:每次打电话你说那个租金少了3个月,是不是我为了这个事把那2个租赁公司都叫过来,我私下里也跟你们讲过

李宇春:你帮过我们,我们是兄弟来

唐某善:我跟他们说了这个事情,我还跟他们说实话,这个事情你们不答应的话,这事很难搞,他们说没办法,要起诉我,我说你起诉就起诉咯

李宇春:起诉你不要怕

唐某善:那个没关系

李宇春:他有个人答应我们最多少5000块钱

陈某君:在鸿基那里是吧

李宇春:我就要了你5000块钱那

唐某善: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后就一直压在我身上,我的是没赚多少钱,我自己租金有40多万,差不多50万,你说我在你工地拿了几笔钱没有,我跟你说句实话的

李宇春:这个东西你口说无凭,我们来算

陈某君:这样好不好,把他都算出来,那些是你的,那些是我的,把它算出来

李宇春:他就是新宁一家、邵阳一家,在加他自己的,算的出的,雷康平今天、明天把他算出来啊

陈某君:这样啊,唐总,好不好,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该是我的就是我的。

李宇春:这个东西你怎么说我们都可以,把它算出来到底我们欠他多少钱。

雷某屛:姜总意思,唐总啊,讲句良心话,就是这个情况你晓得。

姜海雄:你认为那个的话,你就来,讲得好,你讲你明天硬是要回去。

雷某屛:这一段时间也可以。

姜海雄:这样讲好,你明天对帐就要得了,叫他俩人把数对出来,是好就是好多,没得打欠条,你讲是不,我反正讲这多钱,讲到这里算了唉。

唐某善:这个事情,为了这个事情,第一个事,其它的我不讲,你在那个租金加个35万左右。

姜海雄:你说管理费要35万。

唐某善:这个不是管理费,我跟那个邵阳律师事务所都鉴协议了,还有一个事情你晓得魏再党那里……。

姜海雄:啊!

唐某善:魏再党哪,那个事我把他摆平。

陈某君:在那鉴的字?

唐某善:就合同上哪!

李宇春:我还要摆得平,又不是老魏去结帐。

唐某善:哦,是的啊!

姜海雄:就是按那个标准算,算好以后再加35万,是吗?

唐某善:哦。

姜海雄: 这个意思吧!

唐某善:哦。

姜海雄:太高了。

唐某善这个是我的最低底线了

李宇春就按这个租金

姜海雄:租金

李宇春租金!

姜海雄:租金上再加35万,是这个意思吧

唐某善哦,对,对!

雷某屛想好就爽快点,是不是太高了点!

李宇春哦!唐总啊。

唐某善我老弟在这里两年了

李宇春:还是一句话,我们要是拨了钱!哦。

陈某君莫讲35万罗!我们现在亏的!

李宇春我本钱都没拿回来哦!

唐某善你就把点辛苦费

姜海雄:辛苦费也太高了点

唐某善还有这个官司费

姜海雄:

李宇春

陈某君

雷某屛

唐某善还有老魏打点一点点

姜海雄:

李宇春

陈某君

雷某屛

姜海雄:老魏还要你打点一点点?我已经亏这多钱,没赚到钱,你要35万?

唐某善我跟你说,我这个人做事很实在,不想搞个最高底线和最低底线,晓得不罗!我问你有什么那个的啊!

陈某君唐总,我再说一声,我们是兄弟,你不要说35万,你说你!

唐某善说得很清楚的一点大概壹百零玖万。

姜海雄:你要我们接收得了来!对不对啊,我已经付给你蛮多钱了唉!

陈某君一是一,二是二啊!

姜海雄:按我以前讲好的是吗?这个你讲35万,这个确实高了。

唐某善哦!这个我是……。

姜海雄:你也晓得我的,以前我一分钱也没带回去,我本钱也没带回去。

李宇春这个我一分钱都没带回去!还几百万,几百万……。

唐某善我告诉你,在这个工地我丢了八千多米、七千多个扣件,在其他的工地丢不得这么多,我不晓得,可能开始就乱……。

李宇春这东西你老弟在这里啊!

唐某善这个我晓得

李宇春这个丢,肯定有丢!

雷某屛每家工地都有丢

李宇春八千米啊!八千米有一车啊

唐某善我跟你说,主要是地下室搞混了,搞得有点乱,主要原因就在这个地方。

唐某善一般的工地嘞。

姜海雄:你讲好多钱如果讲的成的话,你明天就在这里和雷某屛把数清下,你拿了好多钱,按租金算,拿了好多钱,余下好多钱,是吧

李宇春:租金是什么租金了?是他的钢管租金

雷某屛:是发出去的租金

李宇春:发出去的费用还有管理费,我答应了的,你讲35万太多了,你讲管理费要35万,太多了来

唐某善:这个事情我摆平要钱搞的了

李宇春:做了这个工地的钱我不欠你的是吧,我们已经给你了,我告诉你,这个我们非常清楚,你也非常清楚,唐总我不是吹牛皮,你现在已经超支了几十万,你知道吧

唐某善:那个是工程款

李宇春:你的工程款总共才一百零几万,120万,你现在拿了多少钱你知不知道。

唐某善:李总,我跟你说

李宇春:你总共拿了160多万块钱

唐某善:这个要搞清楚,那个是工程款

李宇春:你早就超支了

唐某善:后面的钱,你们就没给

李宇春:做为兄弟我没有亏待你,告诉你

雷某屛:唐总,后面如果说没以有后面,会不会有这么多钱了

李宇春:早就结帐了,结清了

唐某善:如果没有后面就大家都开心了

雷某屛:哦,对,没有后面,所以

唐某善:我们都开心了还说什么了

李宇春:你说句良心话,工地拨款我在哪里,哪次没有给你做计划

唐某善:是的咯,这个我也不说什么咯

李宇春:领钱每次都考虑你和你弟弟,2万、3万、5万了,他妈一个月拨20万你钢管班拿了5万

唐某善:那次拿了2万

李宇春:后面没钱我私人都拿了

唐某善:拿了多钱只有我弟弟和雷某屛才对的清楚

李宇春:你对我开口,每次我都没打一点腾的,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我告诉你,我跟说一句话,我爸在家摔了腰子那次我没跟讲你打电话说要2万块,你记得吧

唐某善:那次……

李宇春:你说给1万块也好,你弟弟来了啊,我说我没有一分钱,但是我没跟你说在医院住院,但是我说你打姜总的电话是吧,但是你打了个电话说你生气,我说生气随便你了

唐某善:当时打电话姜总没接,发信息也不回,那个下午打了好多电话

姜海雄:那天我在外面有事,所以一直没接电话来

李宇春:我叫他打姜总电话说你弟弟来了要一、二万块钱,我说我身上没钱,我说你找下姜总看有没有,就那次没给钱给他,其余的,全给他给你了

姜海雄:意思是把这个钱搞好,哎,唐某善

唐某善:我那个也不是蛮高的要求,那个可以说不是要求

李宇春:至少我们兄弟没亏待你啊

唐某善:是的,是的

李宇春:那我跟你说,我们自己本地新宁人做泥工的,现在打电话都不敢问我们要钱,你相不相信,那个刘建强打个电话我就骂他1次,我告诉你,我说你不要打电话给我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没有上一条记录
下一篇:请依法对徇私枉法,态度恶劣的法官朱某某进行处罚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