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律师事务所】
┝ 长沙律师事务所
【长沙合同债务律师】
┝ 合同债务
【长沙律师文集】
┝ 律师文集
【长沙律师在线咨询】
┝ 律师在线咨询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文化大革命之后最大的高官落马
 律师网站多了,相互转载多了,网络侵权怎么办?
 一起婚约财产案件的代理词
 请求解决邵东仙槎桥“12.14”爆炸案的报告
 外甥借款不还 舅舅依法维权
 怎么删除银行征信系统不良记录案的代理词
 逾期一天还款担保公司欲扣3万元保证金是否合理?
 一例典型的故意杀人罪的法律意见书
 收到货款不发货反告合同对方欠己钱
 论房地产中公示、听证程序亟待规范的方法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律师事务所长沙律师事务所 → 单位事后投保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单位事后投保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来源: 互联网转载 作者:未知 发表日期: 2018-01-28 12:56:26 阅读次数: 179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单位事后投保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

                             ——某航运营业部等保险诈骗案①

  【案情介绍】

    被告单位:安徽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

   被告人居德淳,男,1946年3月17日生,汉族,大学文化程度,原系安徽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法定代表人兼主任。

  被告人沈荣明,男,1952年1月26日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原系安徽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职工。

  被告人吴秀敏,女,1958年1月8日生,汉族,高中文化程度,上海添福工贸有限公司部门经理。

    被告人吴秀敏所在的上海添福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添福公司)于1997年10月下旬,通过安徽省合肥市航运局派驻安徽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以下简称航运营业部)的张伟,委托航运营业部为其承运130吨鱼粉(价值人民币728 000元)至合肥泰正鱼粉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泰正公司)。航运营业部将此货委托挂靠合肥市水路运输服务部肥东分部的合肥机101号船实际承运,并于同年10月28日开具了运单、开航通知单(均注明开航日期为10月28日)。10月30日下午4时,该船航经长江口学时破损沉没。当晚,张伟得知沉船的消息,即先后打电话告知了被告人沈荣明和关秀敏。

    次日上午,被告人居德淳召集航运营业部专司保险理赔的被告人沈荣明及胡敏(营业部副主任)、张伟等有关人员就沉船一事了解情况,并商议解决办法。因该批货物在办理托运手续时未一并投保,且张伟又告知承运船船主系省航运局某领导的亲戚,无法承担这批货损赔偿。为避免事故给航运营业部等有关各方带来的麻烦或经济损失,上述人员商议后,决定利用航运营业部代理国内货物运输保险业务的便利,以添福公司名义虚开一份保单,使此项货损能通过保险赔偿的途径予以解决。当即由沈荣明查询了该营业部代保险公司开出的最后一张保单的日期,确认能以事故发生的前一日即10月29日为投保日后,沈荣明通知有关人员重开了运单、开航通知单(开航日期均随投保日变更为10月29日),并以添福公司为投保人,泰正公司为被保险人开具了④(2000).jPj中刑终字第649号。案例选自北大法律信息网,http://vip.。hinalawinfo.com/Case/Displayasp? Gid =117452857&KeywVord=安徽省驻沪办事处航运营业部、居德淳、沈荣明、吴秀敏保险诈骗案编号为0344310的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单,保险金额为733 200. 00元。同日,被告单位隐瞒为添福公司虚开保单的事实,由沈荣明就此沉船事故向中保上海分公司直属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报案。

    保险公司接报后,当天遂以货运险重大案件将此沉船事故向上级部门书面报告。11月1日上午,被告人沈荣明及胡敏、张伟根据被告人居德淳的指示,要求被告人昊秀敏代表添福公司根据居德淳的意见书写了内容为:“请贵公司代我公司补办保险,如有问题我司负责”的责任保证书。11月4日,被告人沈荣明、吴秀敏及张伟等随保险公司有关人员赴沉船现场勘验、施救。当天下午,被告人居德淳在航运营业部有关干部会议上,通报了所谓该营业部根据添福公司的要求为其补办保险的决定。12月4日,保险公司核准赔付数额为722 110. 20元,并根据泰正公司的委托于同年12月26日将此笔保险赔款划入添福公司开户银行。

    案发后,被告人吴秀敏将添福公司所得722 110. 20元保险赔款退缴公安机关(已发还保险公司)。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及作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的被告人居德淳、主要责任人员被告人沈荣明和被告人吴秀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数额巨大,构成保险诈骗罪。被告单位、被告人居德淳、沈荣明系主犯,被告人沈荣明到案后能坦白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吴秀敏按单位犯罪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追究刑事责任。鉴于其在本案中所起的是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应从轾、减轻或免除处罚。据此,对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犯保险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对被告人居德淳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对被告人沈荣明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对被告人昊秀敏犯保险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被告人居德淳及其辩护人在上诉中提出,被告单位在本案中仅是船舶运输代理,不是实际的承运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所以,没有补办保险的故意。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居德淳都没有保险诈骗的故意,也没有通过居德淳在客观上实施了诈骗的行为。根据《刑法》第198条的规定,构成保险诈骗罪主体的只能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以保险诈骗罪共犯论处的只能是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航运营业部不构成本罪的主体和共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关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理分析

    处理本案涉及的主要问题在于:(1)事后投保是否属于虚构保险标的?(2)被告单位既不是《刑法》第198条第1款所规定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也不是《刑法》第198条第4款所规定的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是否构成单位犯罪,是否构成保险诈骗罪主体?

  ~事后投保是否属于虚构保险标的

    根据《刑法》第198条的规定,五种行为可以构成保险诈骗罪:①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②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③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④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⑤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很显然,

  后四类行为与本案无关。事后投保是否构成虚构保险标的将成为本案如何定性的关键。

    所谓事后投保,是指在保险合同标的已经损毁或灭失后,行为人隐瞒真相向保险人投保的行为。保险法规和刑法都没有事后保险的规定。但是从保险的文义出发,也是指按约定的条件或按给定的费率,对可能发生的事件(如死亡、火灾、水灾、事故或疾病等)所引起的损失或破坏提供补偿的一种业务,或者被这样担保的状态。《保险法》

  2条,开宗明义地规定:“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所以,就保险的本义而言,必然指向将来的利益。

    有观点认为,行为人不参加保险,当出现事故后,先不报案,丽是先投保,然后再报案,要求公安机关出具事故凭证的,属于“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①笔者认为,将客观上存在的保险事故解释成未曾发生,是出于惩处保险欺诈的需要,才将有关行为涵\括进了保险诈骗行为类型。将事后投保的行为界定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就很难解释有关的事故已经成为保险事故的事实。就投保行为发生时,鉴于保险标的已不存在的重要事实,事后投保的行为不是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丽是虚构了当时本不存在的标的。因此,事后投保的行为(故意骗保类型)可以构成“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行为。二、被告居德淳的骗保行为是否属于单位行为

    《刑法》第30条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第31条规定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本法分则和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①参见王明高’罗风梅:《略论保险诈骗罪的客观特征》,载赵秉志、张军主编:《中国刑法学年会文集(2003年度)——第二卷:刑法实务问题研究(上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305页。

刑法关于单位的确定,从列举的情况来看,也比较明确。然而实践中,有关公司、企业的含义、单位资格的否定、单位意志的确认以及有关责任人员的认定等问题的争议也不小。

    1994年3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企业开办的其他企业被撤销或者歇业后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批复》,对单位人格的否认有所规定。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本节以下称《解释》)规定三种情况下可以否定单位犯罪的主体资格:①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②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③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只要具备上述三种情况之一,就否定单位的犯罪人格,以自然人犯罪论处。

    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本节以下称《纪要》)关于单位犯罪问题规定:以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有关单位成罪,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1.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实施犯罪行为的处理。以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亦归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所有的,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不能因为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没有可供执行罚金的财产,就不将其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按照个人犯罪处理。

    2.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在单位实施的犯罪中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一般是单位的主管负责人,包括法定代表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在单位犯罪中具体实施犯罪并起较大作用的人员,既可以是单位的经营管理人员,也可以是单位的职工,包括聘任、雇佣的人员。对于受单位领导指派或奉命而参与实施了一定犯罪行为的人员,一般不宜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3.此外,还涉及未作为单位犯罪起诉的单位犯罪案件以及单位共同犯罪的处理。

    综上,我国关于单位犯罪的主体资格的认定,既存在《刑法》第30条肯定形式的列举规定,也有《解释》否定单位犯罪主体资格的规定;其存在标准,既有以形式上法人资格有无为区分的,也有以实质上是否具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和财产责任能力为标准的。如此一来,就司法解释或司法文件所列举到的情况,容易判断有关单位是否构成犯罪主体。然而在所列举到的情况之外,还存在大量没有列举到的情况,则难以判断。上述问题随着新《公司法》的出台,有关公司成立制度方面的突破,而变得更加复杂:一方面,单位成罪的主体资格,需要得到概括;另一方面,单位成罪主体资格的否定,也值得细究一,概而言之,市场主体的复杂性使得关于单位主体认定的司法标准和理论原理都要再行探讨。

    实践中,判断有关行为是否构成单位犯罪行为,需要作出两个方面的认定:①有关单位是否具有犯罪主体资格?对此,在有关新的法律依据出来之前,通说以为,单位犯罪主体必须要有合法性、独立性、组织性。②有关不法行为是否是单位行为。在具备单位犯罪主体的前提下,还需要判断单位意志和为单位利益等问题。

    1.关于单位犯罪主体资格。具备单位犯罪主体资格,要求单位的合法性,包括依法成立和合法存在。单位犯罪主体的独立性和组织性,根据《纪要》等的精神已不限于法人。有学者认为①,对单位的独立性和组织性特征要综合起来判断,要具体分析。特别要关注整体性或组织性在单位认定中的作用,整体性和组织性是单位犯罪区别于自然人犯罪的最显著特征。这种整体性和组织性表现为单位对外有固定名称,内部有章程,有经营运作的组织机构,有地址,有职工和岗位,有法定代表人和实际负责的人,有经营范围等。具有这样的组织性和整体性的单位,一般应该有独立性,有区别于内部自然人的独立意志和独立行为,注册资金到位是独立性表现的一个方面,但不是全部,注册资金是可以追索的,可以令投资人投资到位,一个经营性组织不仅有注册资金,还有投资总额,还有其他财产。

    2.关于单位行为的判断。单位行为是单位内部决策人员或直接责任人员以单位名义实施的行为。其中,单位名义是单位犯罪的形式特征。至于为单位牟利性是否为单位犯罪的必备条件?否定说和肯定说各执一词,我们也认为值得商榷。否定说认为,由于单位犯罪纷繁复杂,既有故意犯罪,也不排除过失犯罪。若是将牟利性作为单位犯罪的必备特征,则难以反映单位犯罪的客观实际情况。笔者认为,否定说有一定的道理,也确实存在不是为单位谋利的单位犯罪立法。但是按照《解释》和《纪要》的有关规定,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或为单位谋利是单位犯罪的构成要件,上述规定仍然有效。

    从本案事实来看,有关证据表明航运营业部系合法成立,且合法经营。不存在《解释》和《纪要》所列举的否定单位犯罪主体的情形。所以,航运营业部具备单位犯罪主体资格。

    另外,沉船次日,航运营业部法定代表人兼主任、被告人居德淳在得知沉船事故之后,召集航运营业部专司保险理赔的被告人沈荣明及胡敏(营业部副主任)、张伟等有关人员就沉船一事了解情况,并商议解决办法。经商议决定利用航运营业部代理国内货物运输保险业务的便利,以添福公司名义虚开一份保单,使此项货损能通过保险赔偿的途径予以解决。上述事实,尽管有关上诉人表示否认,但是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所以得到了二审法院的确认。由此看出,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在其职务范围之内召集了单位有关负责人就沉船事故商议并形成决议,可以确认上述行为属于单位名义行为。①林荫茂:《单位犯罪理念与实践的冲突》,载《政治与法律》2006年第2期。

至于有关上诉人认为,被告单位在本案中仅是船舶运输代理,不是实际的承运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所以与沉船事故没有直接的重大利害关系。并因此否认他们具有补办保险的故意,自然也就没有保险诈骗的故意。查明的事实表明,因该批货物在办理托运手续时未一并投保,且张伟又告知承运船船主系省航运局某领导的亲戚,无法承担这批货损赔偿。为了避免事故给航运营业部等有关各方带来的麻烦或经济损失,有关人员经商议后才作出了事后投保、骗保的决定。笔者认为,尽管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既不是托运人,也不是船主。但是从上海添福工贸有限公司部门经理吴秀敏委托航运营业部的工作人员张伟为其承运130吨鱼粉,并由航运营业部通过其调度室将此货委托挂靠合肥市水路运输服务部肥东分部的合肥机101号船实际承运的事实来看,被告航运营业部系承运人。根据当时适用的《经济合同法》第41条的规定,运输过程中货物灭失,承运方应按货物的实际损失赔偿。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在为添福公司承运货物发生货损事故以后,为免予赔偿及其他原因,与添福公司合谋用补办保险的方法将赔偿责任转嫁给保险公司,诈骗保险公司的保险金的行为中,确实有为被告航运营业部的利益的考虑。

  据此,可以认定被告航运营业部法定代表人居德淳等事后投保骗取保险公司赔款的行为系航运营业部的单位行为。三、被告航运营业部是否本罪主体

  《刑法》第198条第1款规定本罪的犯罪主体为投保人、受益人、被保险人。第198条第4款规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处。因此,有关的上诉人根据上述规定认为:构成保险诈骗罪主体的只能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以保险诈骗罪共犯论处的只能是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所以,航运营业部不构成本罪的主体和共犯。

  此中涉及《刑法》第198条第2款、第4款关于共犯的规定是注意规定(条款)抑或特别规定。

  所谓注意规定,是在刑法已有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提示司法人员需要注意,以免被忽略的规定。把注意条款之前的规定罪刑规范的条款称为基本条款,以区分于注意条款本身。既然是提醒式的注意规定,其本身既不会改变基本规定所涉及的规范内容,也不会影响有关原理的适用。刑法中有不少注意条款,例如《刑法》第287条“关于利用计算机实施有关犯罪”的规定:“利用计算机实施金融诈骗、盗窃、贪污、挪用公款、窃取国家秘密或者其他犯罪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定罪处罚。”对于行为人利用计算机实施的上述犯罪行为,不是要引用第287条定罪处罚,而是依据该条的提醒或者引导对有关行为的定性和罚则。

  若是特别规定则不同,它指明即使某种行为不符合普通规定,但在特殊条件下也必须按基本规定论处。如果没有该特别规定,有关行为本不能依照基本规定论处的,例如《刑法》第196条第3款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由于被盗窃的信用卡本身并没有多大的价值,若不是《刑法》第196条第3款的规定,对于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多是要按信用卡诈骗罪论处的。由于该条款的存在,产生了将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引向第264条(盗窃罪)的效果,从而排除了对第196条第1款的适用。

    回到《刑法》第198条的有关规定。该条所规定的保险诈骗罪不是必要的共犯,对于二人以上共同犯保险诈骗罪的,应当适用共同犯罪的原理。对于第2款“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罪的共犯论处”的规定:

    1.即使没有《刑法》第198条第4款的规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也构成保险诈骗罪的共犯。

    2.考虑到《刑法》第229条的中介组织人员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由于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保险金提供条件的行为,也涉及第229条的规定,所以在此提醒:对于上述行为不得认定为中介组织人员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必须以保险诈骗罪的共犯论处。

    因此,该条第4款既没有改变所涉及的第198条第1、2、3款的规范内容,也不会影响有关原理的适用,属于注意规定,仅产生提醒的作用。《刑法》第198条第4款并不排除共同犯罪原理的适用。除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保险金提供条件的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可以构成保险诈骗罪的共犯以外,并不排除其他犯罪主体成为本罪的共犯。

    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在为添福公司承运货物发生货损事故以后,为免予赔偿及基于其他原因,与添福公司合谋用补办保险的方法将赔偿责任转嫁给保险公司,诈骗保险公司的保险金。为此,航运营业部向保险公司出具虚假的保单和有关文件,虚构事实,为添福公司骗得保险公司巨额保险金创造了条件。吴秀敏作为添福公司的主管人员,同意并配合航运营业部虚构事实,诈骗保险公司保险金,并最终取得巨额赔款。所以,投保人添福公司构成保险诈骗罪,按照共同犯罪的原理,被告单位航运营业部构成保险诈骗罪的共犯。

综上,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案件的定性和法律的适用是正确的。

 

    事后投保的行为(故意骗保类型)可以构成“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行为。

【相关链接】

  相关的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九十八条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保险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

  (二)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发生的保险事故编造虚假的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的程度,骗取保险金的;

    (三)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四)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五)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骗取保险金的。

    有前款第四项、第五项所列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第一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明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条件的,以保险诈骗的共犯论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3年1月1日)

    第二条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

    第二十八条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在未发生保险事故的情况下,谎称发生了保险事故,向保险人提出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请求的,保险人有权解除保险合同,并不退还保险费。

    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有权解除保险合同,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除本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另有规定外,也不退还保险费。

    保险事故发生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伪造、变造的有关证明、资料或者其他证据,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的,保险人对其虚报的部分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前三款所列行为之一,致使保险人支付保险金或者支出费用的,应当退回或者赔偿。

    第六十五条投保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投保人已交足二年以上保险费的,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其他享有权利的受益人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或者伤残的,或者故意杀害被保险人未遂的,丧失受益权。

    第一百三十八条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下列行为之一,进行保险欺诈活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投保人故意虚构保险标的,骗取保险金的;

    (二)未发生保险事故而谎称发生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三)故意造成财产损失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四)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等人身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的;

    (五)伪造、变造与保险事故有关的证明、资料和其他证据,或者指使、唆使、收买他人提供虚假证明、资料或者其他证据,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或者夸大损失程度,骗取保险金的。

  ‘有前款所列行为之一,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依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行政处罚。

    相关的司法解释与指导性意见

    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1年1月21日法[ 2001]8号)关于单位犯罪问题(见本书第162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1999年7月3日)(见本书第177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开办的其他企业被撤销或者歇业后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批复(1994年3月30日法复[1994】4号)

    二、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对虽然领取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实际上并不具备企业法人资格的企业,应当依据已查明的事实,提请核准登记该企业为法人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不予吊销的,人民法院对该企业的法人资格可不予认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2001年4月18日)

  四十八、保险诈骗案(刑法第198条)

  进行保险诈骗活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个人进行保险诈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

 2.单位进行保险诈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

  相关的参考案例

  王新生等放火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第二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2年第1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1-8页。

    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集资诈骗案

    载最高人民法院刑庭编:《刑事审判参考》第5辑,总第10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15-20页。

    (周建军)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请依法对徇私枉法,态度恶劣的法官朱某某进行处罚
下一篇:伪造银行债券骗取银行资金是否构成有价证券诈骗罪?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