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刑事辩护律师】
┝ 长沙刑事辩护
【长沙婚姻继承律师】
┝ 婚姻继承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 交通事故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 医疗事故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 劳动工伤
【长沙人身侵权律师】
┝ 人身侵权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离婚了,工资和银行存款怎么分割?
 什么是混合过错?怎样确定混合过错中双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
 离婚了时股票、股票期、权金、债券怎么分?
 劳动合同法上经济.补偿与赔偿金的计算公式
 劳动合同法实施前的经济补偿与赔偿金
 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机动车、非机动车概念(二)
 怎么理解婚姻法中的父母子女关系(三)
 离婚时公司、企业股权怎么分割?
 什么是医疗纠纷?
 那些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支付济补偿与赔偿金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刑事辩护律师长沙刑事辩护 → 龙布罗梭的刑法思想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龙布罗梭的刑法思想
来源: 互联网转载 作者:未知 发表日期: 2018-11-05 14:53:12 阅读次数: 27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一、生平及时代背景

 

在我们学习刑法思想史的时候,不得不提到一个光辉的名字,他创立了刑事人类学派及采用实证的方法来研究犯罪,在法学领域独树一帜,从而奠定了其在犯罪学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为后人的研究做出巨大贡献。他就是被誉为“犯罪学之父”的切萨雷•龙布罗梭。

 

 

1835116日,切萨雷·龙布罗梭生于意大利北部城市维罗纳的一个犹太人家庭,龙布罗梭出生时正值意大利动乱之年,根据1814年维也纳会议的决议,意大利被肢解为8个邦国,内外反动势力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白色恐怖笼罩各邦。意大利民族灾难深重,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动乱的国度,动乱的年代,犯罪现象激增,社会的需要孕育了举世闻名的犯罪学家一一龙布罗梭。

 

龙布罗梭自幼博学多才,心智早熟,11岁会诗文,12岁时著书立说探讨罗马考古学问题。此后又对社会学、自然科学,尤其是心理学和脑神经医学发生兴趣。青年时期曾在帕木土阿、维也纳、巴黎等地求学。1858年在帕维亚(Pania)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次年从军作军医。18621871年任意大利帕维亚大学教授,研究精神病学,以后任意大利都灵(lunin)大学精神病学、法医学教授及精神病院院长。1872年任狱医,使他有机会到意大利各地的监狱从事实地考察,接触各种各样的犯畢人、监狱保存的罪犯档案以及丰富的犯罪统计资料。这些实际考察工作,为他后来的理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876年,龙布罗梭于都灵大学重执教鞭,并且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他先后担任法医学和公共卫生学教授(1876年)、精神病学教授(1896年)、刑事人类学教授(1906年)以及主持该校犯罪人类学讲座。“在学术生涯中能否获得一个教授讲席,带有很大的或然性。所以,很少有人愿意把一生赌注全都押在这上面。”龙布罗梭却将毕生精力投入到犯罪学的研究之中,尽管他的一生从未专修过法学。19091019日,由于心脏病突发,龙布罗梭病逝于都灵。根据他生前的遗嘱,对他的遗体做了解剖,他的脑子被制成标本存放了起来。

 

二、龙布罗梭的刑法理论

 

1、犯罪原因论

 

不同于古典学派关注的是犯罪行为和法律规范,19世纪后半叶,在达尔文《物种起源》问世的影响下,形成了以科学方法研究自然和社会现象的学术氛围,龙布罗梭将达尔文的进化论思路和孔德实证主义的方法引入犯罪原因的研究“通过示范开辟了一条研究犯罪行为的新途径,那就是在研究和理解犯罪人之前,必须首先了解犯罪人”。据此,他提出了“天生犯罪人”理论,并从生物学的角度释了“天生犯罪人”是自身人身危险性的必然结果,极大地开拓了刑法学研究的视野。龙布罗梭以人类学的眼光研究犯罪人,认为“犯罪都是一种自然现象;用某些哲学家的理论说,同出生、死亡、妊娠一样,是一种必然的现象”。他力图运用生物学理论对犯罪原因作出科学的说明,彻底否定了贝卡里亚的意志自由论,用决定论的观点解释犯罪,“认为意志自由只是哲学家的虚构,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根本没有意志自由可言,人的行为是受遗传、种族等先天因素制约的,对于这些人来说,犯罪是必然的,是命中注定的”。同时,龙布罗梭在运用实证主义的方法对犯罪人进行研究时,注重系统的观察与测量和第一手资料的获取,将结论建立在严格的科学数据之上,从而抛弃了犯罪的法律形式概念,结束了对犯罪源抽象臆想的形而上学时代,以致学者认为“作为刑法理论划时期的特征是由犯罪行为论”转化为“犯罪行为者论”。在此基础上,龙布罗梭提出“天生犯罪人”(Deelin quentenato)的命题,更是对意志自由这一传统信念的直接挑战。“这一学说虽被后继学者所否定,但是这一学说将从前的抽象的概念的方法研究凝固的犯罪行为转向以实证的科学方法研究犯罪者,从此刑法理论的研究进入所谓科学的或实证的新时代。

 

受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龙布罗梭将犯罪原因归结于隔代遗传的产物,是返祖现象,是由生物特征决定的,存在一种天生犯罪人。他认为,犯罪人可通过诸多异常特质而区别于非犯罪人、即犯罪人无论在体力、神经和心理上与正常人相比,都有着种种的反常现象,而这些反常现象是隔代遗传或人体素质退化的结果。隔代遗传的原意,是指一种生物或生物的任何一部分重视远离它双亲的祖先的典型形状。龙布罗梭用于指某些现代人的体质或精神状态回复到原始人或低于人类的种型(如更早的灵长目动物)的一种返祖现象。这些人类个体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突然脱离了人类种族进化的链条,而在体形、生理机能以及性情上再现出人类远祖(野蛮人、类人猿、甚至是某些低级动物)具有的那些特征。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行为方式不可避免地要与现代文明社会的规范和期待相抵触,从而常常易陷入犯罪。龙布罗梭后来在隔代遗传的理论中又加上退化的概念,将返祖遗传视为退化的形式之二。所谓退化,是一种遗传性状疾病的产物,这种疾病导致继续进化障碍从而出现退化过程,以致在病态个体上出现原始人发育不全的体质和精神状态。如果说隔代遗传(返祖现象)是从进化的高级阶段滑向低级阶段,那么退化则是尚未抵达进化的高级阶段便停滞不前甚至往后退移。因此,龙布罗梭“认为犯罪人在生理上有特殊的异状,根据这种见地,就倡导生来犯罪人论的学说,此种学说,以进化论及遗传论为学理上的依据,当其创说之初,一般人都视为异端,但是他研究的方法是实证的,于是启发了19世纪中叶以后思想的变动导入了科学的范畴。”

 

2、犯罪人定型说

 

龙布罗梭的犯罪隔代遗传论的灵感来自他对意大利土兵体质差异的研究。早在1864年,龙布罗梭在从事军医职业时,就十分注重士兵体质差异的研究,他发现好坏士兵的区别在于后者往往具有文身的癖性,他把这种文身的癖性同犯罪联系起来,并作为犯罪人的特质之一。为了更有力地证明这种标志的鉴别效果,他特意将杀人犯与士兵作对比,以发现二者在头盖骨异常特征率上的差别及其程度。1870年他开始对意大利各监狱的罪犯进行调查,同年12月一个阴沉的上午,龙布罗梭受命对全意大利著名的土匪头子维莱拉的尸体进行解剖,惊奇地发现该罪犯头颅枕骨上有明显的凹陷处(龙氏称其为枕骨中窝),它的位置如同低等动物一样,恰恰在枕骨中间,且小脑蚓部肥大。望着这些奇怪的畸形物,他顿时觉得豁然开朗,“这不仅仅是一种观念,而且是一个新的发现。看到那颗头颇,仿佛忽然间烈日照亮了大地似的,我看出了罪犯的本质问题——罪犯是一个返祖的人,在他身上再现了原始人类和低等动物的残忍。龙布罗梭为此潜心实证研究,探索隔代遗传的本源。

 

在龙布罗梭的早期著作中,主要接受了达尔文的遗传概念,将犯罪原因仅仅归结为人类学方面的因素,他认为犯罪也可以通过基因传给下一代,因此天生犯罪人论从一开始就遭到普遍的反对,龙布罗梭在自己的研究中也感到在犯罪人身上所发现的许多异常物质无法用隔代代遗传进行解释,在龙氏的弟子菲利等人的影响下,他的晚期著作中可见其犯罪原因论有一定的转变。一方面,龙布罗梭降低了天生犯罪人在犯罪人总数中的比例,强调退化因素的作用,指出犯罪人、精神病人和癫痫病人之间所具有的共性,并逐渐将癫痫症犯罪人、精神病犯罪人与天生(隔代遗传)犯罪人视为不同类型。他在《犯罪人》一书第五版中指出:“只要将犯罪性同癫痫和道德低能联系起来便能解释在某些犯罪人中的纯病理和非隔代遗传的现象。”龙布罗梭在谈论隔代遗传时,总是掺杂着退化的概念,甚至将隔代遗传视为退化的一种形式。由此可见,他强调退化实际上是受达尔文变异概念的影响,认为在双亲并无犯罪基因的情况下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不是基于遗传,因而不是先天性的,而是由于在社会环境的熏陶下退化,这就是一种变异。另一方面,龙布罗梭将犯罪原因扩大到社会因素和自然因素。他认为:“所有的犯罪均起源于多种原因。如果说这些原因往往相互交织并且相互包容的话,这并不妨碍我们遵循学术上的要求并使用术语,一个一个地对它们进行研究,就像在考察所有人类现象时所做的那样,对于这些现象人们几乎从来不能用单一原因加以理解,否认其他原因的影响作用。毫无疑问,霍乱、伤寒、结核病都起源于特定原因,但是人们怎能否认,除了这些特定的原因之外,许多涉及气候、健康个人、心理等方面的环境也对其发生着影响,以致连一些最有经验的医生也会对上述特定原因的作用产生怀疑。”为此,龙布罗梭在《犯罪人论》一书第二版中专门论述了气候、种族、文化、饮食、遗传、年龄对犯罪的影响。

 

 

龙布罗梭在《犯罪人》一书中对生来犯罪人的生理特征做了如下归纳:扁平的额头,头脑突出,眉骨隆起,眼窝深陷,巨大的颌骨,频骨同耸;齿列不齐,非常大或非常小的耳朵,头盖及脸左右不均,斜眼,指头多畸形,体毛不足等。

 

3、社会防卫论

 

刑罚是作为犯罪的对应物而产生的,是社会对于犯罪的一种反应。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刑罚被视为是对付犯罪的唯一手段。在西方刑法史上,对于刑罚的本质,历来存在报应论与功利论世代对垒。根据报应观念,刑罚是对犯罪的反应,因此刑罚存在的根据只能到已然的犯罪中去寻找。建立在报应观念基础之上的刑罚理论,如神意报应论、道义报应论、法律报应论与赎罪报应论,无不立足于已然的犯罪,由此解释刑罚的本质。而根据功利观念,刑罚不是为报应而存在,因此刑罚存在的根据不应到已然犯罪中去寻找,相反,应立足于未然的犯罪,即刑罚存在的功利意义在于遏制未然的犯罪。龙布罗梭从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出发,从预防再犯之可能、剥夺再犯之能力的角度论证刑罚的功利性。他认为,按照报应刑论的观点,“国家不用操心以后的事情;它把罪犯关起来,加以惩罚,然后再把他释放,让社会不断地重新陷入危险,更糟糕的是,这是一种越来越严重的危险……人们无法根据这种理论加重对累犯的刑罚,也无法为预防性措施的实施提供依据。”龙布罗梭不仅彻底地与报应主义相决裂,而且完全摒弃了规范功利主义的恐吓与心理强制理论,强调刑罚替代措施对犯罪人行为的矫治,从而使刑罚的意义发生了质的变化。他认为,刑罚的正义在于因其他人可能随后实施的行为而处罚,不在于因某人已实施的行为而处罚。刑事古典学派把刑事责任建立在犯罪人的意志自由的基础之上,主张道义责任论。根据这种理论,具有自由意志的人,基于自已的自由意志所实行的行为及其结果,应当归属于行为人,行为人对其行为和结果,应受道义上的责难。龙布罗梭作为决定论者,推翻了意志自由的神话,认为按照刑事古典学派的观点来控制犯罪实际上已经失败了。然而,犯罪是现实社会不可避免的现象,同样地,为了保护社会,刑罚也是不可避免的。他指出:“犯罪如为必要,则社会抵抗犯罪的亦为必要,而惩治犯罪之罚,以使个人了解,亦为必要。”这样,刑罚才有功利可言。龙布罗梭断言,除自然的必要与自卫的权利以外,刑罚再无别的根据,“惩罚权应当以自然必要性为基础,脱离了这样的基础,我不相信有哪些关于刑罚权的理论能够稳固地站住脚。”

 

在龙布罗梭看来,报应与威慑都是一句空话,刑罚存在的唯一根据就是防卫社会。他认为,“威吓的理论或者树榜样的理论也表现出许多矛盾。我们的前人曾经竖立过耻辱柱,割去犯罪人的耳朵和鼻子,搞五马分尸,把人扔进油里或滚水中,把灼热的铅液滴在罪犯的脖子上,从活人身上割去腰肌。但是结果又怎么样?出现了更多、更残酷的犯罪。因为刑罚的频繁和严峻使人变得麻木”。据此,龙布罗梭提出了社会责任论,根据这种理论,刑罚不再是与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相适应,而是应与犯罪的危险状态和人身危险性相适应,即主张刑罚主观主义,亦称行为人主义,指处刑与否及其轻重,只能取决于犯罪人的危险性格或其人身危险性,而不应着眼于犯罪人的行为给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

 

4、特别预防论

 

龙布罗梭否定了古典学派提出的刑罚与已然的犯罪相适应(报应主义),排斥一般预防的传统观点,而代之以刑罚与个别预防的需要相适应,强调特别预防的观点。根据社会责任论,刑罚不再是对付犯罪的唯一手段。因为根据龙布罗梭所言,犯罪不是犯罪人的自由选择,而是由于某种先天的基因或堕落因素造成的,是体质上遗传的结果,而且有先天的倾向,几乎是不可救药的,刑罚不可能对“生来犯罪人”产生威吓作用,它只能是改造或消灭犯罪人肉体的手段。龙布罗梭不仅提出要废除传统的镇压性刑罚体系并代之以纯粹预防性质的刑罚体系,而且力主对传统的刑罚制度进行根本性变革。龙布罗梭以“先天犯罪人”为据提出的剥夺犯罪能力论,并未导致他对刑罚意义的全盘否定,相反他主张防卫社会是刑罚第一目的,而改善犯罪人则是刑罚的第二目的。强调应该研究和治理的是具体的犯罪人,而不是抽象的犯罪。基于此,他提出处遇个别化原则,即针对各个不同的犯罪人的特殊情况适用不同的处遇方法,如同医生根据不同病人的病情对症下药、因病施疗一样。他主张“刑罚应是不确定的,并应根据西塞罗所言“法律性质根于人类性质”之原理,分别应用。必须区别所要处遇的对象,究竟是天生犯罪人、偶发犯罪人,还是激情犯罪人”。刑罚只有与防卫社会所需要的力量相协调才是正义的。为此,龙布罗梭率先提出犯罪人分类,龙布罗梭将犯罪人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天生犯罪人, 即先天具有犯罪本性, 注定要犯罪的人。第二类是偶然性犯罪人, 即那些并不寻找犯罪机会, 但总是遇到犯罪机会, 或者由于极其轻微的原因而犯罪的人。第三类是激情犯罪人, 即在激情作用下发生暴力行为的犯罪人。

 

龙布罗梭主张除了天生犯罪人以外,对所有罪犯实行治罪新方法,如他极力推崇不定期刑、罚金刑、缓刑(附保护观察)等主要适用于偶然性犯罪人和激情性犯罪人。他认为监狱改造罪犯几乎始终是一种例外,尤其是短期自由刑,“罪犯聚于一处,互为习恶,增犯罪之事。”由于监狱中越发严重的交叉感染,监狱教育只能生产出更多的累犯和惯犯。他指出,国家把犯罪人关起来,服满刑后又把他放出去,将使社会的危险增加,因为犯罪人已经准备了更充分的条件来反对社会,他们所获得的监狱经验和训练使之得以继续其惯行。因此,他提出一系列刑罚替代方法,如法庭警告、训滅、善行保证、体刑、罚金、赔款、强制劳动,乃至缓刑假释或置于矫正机构进行矫正等。尤其是主张对犯罪人使用再适应的方法,提出“罪行共栖”理论(Saymbiosis)。

 

小结

 

 

龙布罗梭的犯罪原因论及刑罚理论有其荒谬之处,但其刑法思想对现代刑法学的影响是长久深远的,他的研究方法实现了从犯罪行为向犯罪人的根本性转变,以致刑法学的研究重心由犯罪行为的危害大小转向犯罪人的人身危险性。英国学者格林认为,“今天所有的文化人,立法者和法官,以及整个公众都确认是龙布罗梭首先阐明了犯罪学和刑罚学的基本原则:即开始应该研究和考虑的是犯罪人而不是犯罪,我们应该处罚的是犯罪人而不是犯罪。”正是龙布罗梭首先把焦点从对犯罪的抽象法律概念的研究转到犯罪人和犯罪原因和条件的研究。现在所继续进行的对犯罪原因的探索,对犯罪人与非犯罪人及犯罪群体的差异考察,都可见龙布罗梭所开创的研究模式。龙布罗梭在刑罚理论上所主张的刑罚改革和处遇个别化原则,长期以来都为刑法学界所赞同,并不断贯穿于缓刑、假释等行刑制度之中,此外他的刑罚理论为后来的保安处分制度的建立莫定了理论基础。为此,美国学者塞林在他的论著《犯罪学中龙布罗梭的神话》中对龙布罗梭有一番高度的评价,“龙布罗梭的观念提出了如此强大的挑战,从而对犯罪人的研究作出了前所未有的推动。任何学者,如果能够成功地促成成百上千的追随者去探索真理,如果他的观念在半个世纪后还具有生命力,那么在思想上就应当享有重要的地位。”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绑架婴儿又主动将其送还,属于犯罪中止?
下一篇:以被害人身份报案能否认定为自首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